斗魚之頂級主播

作者:觀眾老爺

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lswcyb.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啊!”

位于亞索身旁的盲僧猛然發出憤怒的吼聲,操作著盲僧的小馬殺意凜然,在這種開了先手的情況下不僅被教主的亞索反殺了維克托,現在自己的盲僧居然還被教主的亞索給反掛了引燃,這種舉動在小馬的眼中無疑是赤裸裸的挑釁,殘血的亞索想要反殺他近乎大半血的盲僧,這怎么可能!

教主拿什么反殺,當他小馬是三流的王者么。

雖然內心的怒火幾乎化成實質,但小馬卻強迫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與教主這種級別的人對抗,必須要保持足夠的冷靜,從教主將引燃掛到他身上的那刻起,小馬就知道,這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催筋斷骨!”

隨著盲僧那雙布滿老繭的雙手抬起,風起云涌的中路頓時爆發更為濃烈的殺機,洶涌澎湃的內力化作一陣狂風朝著劉毅的亞索席卷而去!

使用技能將亞索減速的瞬間,小馬眼中的殺意愈發濃郁。

......

劉毅的直播間內。

剛剛那波反殺使得直播間內的水友欣喜不已,不停的在現實中叫道教主是如何如何厲害,這都能反殺,換我我肯定不行之類的話語。

然而等到他們看到教主給盲僧掛上了引燃以后,水友們臉上的表情就不是欣喜了,而是在瞬息間變的有些呆滯,而后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

要知道。

這波能夠反殺五五開的維克托已經算得上是極秀,沒有閃現的亞索現在又是殘血,即使很多水友不想承認但他們心中都知道,這波教主的亞索恐怕是要被小馬的盲僧給收割了。

可偏偏就是這個時候,教主居然將自己的引燃交給了盲僧,這在水友們的眼中無疑是卷起了驚濤駭浪,如果對面的盲僧是普通玩家也就罷了,可那個盲僧可是國服第二的小馬啊,不久前在上路gank吸血鬼時還使出了嘲諷鍵做假動作繼而預判天音波的精彩操作。

現在教主要硬鋼盲僧,這使得直播間里的所有人都瞬間沸騰了起來!

“驚了!”

“這還要打!壯哉教主!”

“浪的一匹!”

“能殺了盲僧我直播吃翔!”

等到水友們都反應過來后,劉毅的直播間內刷滿了諸如此類的彈幕,并且同時,與劉毅正在開黑的miss也是滿臉驚訝,美眸中異彩漣漣。

但miss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原因很簡單,在這種級別的對抗中任何一點外在因素都有可能會影響成敗,她擔心自己的聲音會影響劉毅的專注度,因此才沒有發聲,只是緊張的看著中路的局勢。

上路的嫖老師與可樂也默契的暫停了互相攻擊的行為,將視角固定在了中路。

已經灰屏的五五開也閉上了嘴巴,默默的看著中路的對決。

“hasai!”

已經沒有退路的劍豪轉身就是一劍斬下,配合普攻頓時將盲僧的血量打下一截,但這點血量對盲僧來說并不會傷及根本,反而是劉毅的亞索,硬抗了盲僧的兩記普攻后血量越發的岌岌可危。

見狀小馬的臉上露出笑容,他的天音波cd時間馬上就要結束,而亞索的風墻卻還有足足幾秒鐘的時間才能恢復,再者亞索的位置已經是處于沒有任何掩體的環境下了,也就是說,在接下來他要釋放天音波的時候,教主的亞索幾乎是無處可藏!

至于教主是否會使用走位躲過,小馬則是想都沒有想,如此近的距離內想要避開盲僧的天音波,無異于是癡人說夢,倘若真的能夠躲過的話,這局游戲也不用再進行下去了。

“hasai!”

劍芒閃過,憑借踏前斬與盲僧拉開距離的亞索反身又是一劍,不過這次劉毅卻沒有操作亞索接上普攻,因為自己的亞索現在血量極其危險,任何一點多余的攻擊他現在都不能被打到,否則必死無疑。

踏前斬,反刺,踏前斬,反刺...

在無數國內觀眾的眼皮子底下,劉毅徹底向他們表演了什么叫做飄逸,什么叫做有兵線的亞索,連續的踏前斬與斬鋼閃配合下不僅是讓小馬的盲僧疲于奔命,更重要的是此間亞索沒有吃到盲僧的一次攻擊,哪怕一次也沒有!

“很跳。”小馬的臉色此時如若冰霜。

面對教主秀的飛起的亞索,小馬死死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在等待他的天音波恢復的時候,小馬也不禁開始有些后悔剛才用w技能用的那么快,否則的話教主安敢如此秀他!

“3...2...1,有了!”

小馬終于忍不住喊了出來,他要用天音波來擊中亞索,繼而無情的將教主血條清空!

“喝!”

盲僧抬腿的瞬間,嫖老師和五五開以及可樂等人全部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盲僧是否能夠擊殺掉秀的飛起的亞索,就看這一波技能了!

然而下一刻,幾聲難以置信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

“我曹,居然空了!”

“心態爆炸,玩蛇!”

“哎這教主什么意識啊,香蕉皮走位!”

嫖老師等人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叫了出來,經驗豐富的他們心中已然明了,這波中路的gank注定要宣告失敗了,甚至搞不好這個片段還會被做成集錦出現在主播真會玩以及各種娛樂節目上。

小馬與五五開,算是栽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在機械鍵盤噼里啪啦的連續響了幾秒鐘后,嫖老師身旁的小馬表情呆滯的說道,他的內心實在是無法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會有如此恐怖的人物,就算是他在韓服與李相赫對線時,他也從來沒有感受到過今天的這種絕望。

方才他的天音波空的原因連他自己都無法置信,原本是想要嘲諷鍵逼迫教主走位繼而利用零點幾秒的時間使用真正的天音波來擊中教主,可是教主就那么硬生生的站在原地沒有做出絲毫的走位,而他自己卻因為沒有反應過來而將手中的殺器天音波踢了出來...

滿是殺氣的天音波呼嘯著從教主的身旁劃過時,小馬就知道,完了,全完了。

等級壓制一級再加上裝備領先的亞索想要殺掉一個沒有技能的盲僧,那簡直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就算是亞索的血量比盲僧的低,也根本影響不了大局了。

控制著帶有疾風的亞索沖向盲僧打完最后一套技能,劉毅直接在原地按下了回城鍵。

蕭聲起,盲僧落。

滲透著寒芒的長劍被封在鞘內豎于身后,亞索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支長蕭,四周流動的風被蕭聲引動在亞索身旁旋轉,而后在蕭聲到了最高的調子時,亞索頓時消失,原地只剩幾片還未落地的殘葉。

轟!

所有人,頓時爆發了!

觀眾老爺:感謝起點和創世的水友對我的支持,尤其感謝g-dragon書友的支持,感謝所有書友的每張推薦票,對書友們的刷新和等待致歉。

湖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