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魚之頂級主播

作者:觀眾老爺

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lswcyb.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在臨進游戲的前一秒鐘看到觀眾們的彈幕,居然說對面的劍姬和德萊文分別是洞主和陸雪琪,劉毅看到的時候心里還是有點疑惑的,怎么可能自己排位老是碰到這些主播。

睜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張開了一點,劉毅一臉懵懵的表情,正準備問一下廠長的時候,屏幕中眾人的ID此時都已經展現了出來。

得,一看到劍姬和德萊文的ID,劉毅就知道不用問廠長了,只見劍姬的ID赫然是:我在洞庭湖邊,不用想,這就是洞主無疑了,劉毅前世也是沒少在主播真會玩上邊看到過洞主,ID則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而德萊文的ID則是讓劉毅連想都不用想,愛吃土豆的陸雪琪,這名字直接就是將自己的身法暴漏的一干二凈。

“誒兄弟,看到了嗎,對面是洞主和陸雪琪兩個人,你說他們是不是在雙排?”

洞主是國服電一的王者,拿手的位置是上單,個人的英雄池比較深,是實力比較強的一個上單選手。而陸雪琪則是國服為數不多的幾個實力強勁的女王者,實力可以說是非常不錯,甚至一度打進過國服一區前三十。

劉毅正在腦中回想著洞主和陸雪琪兩人的資料時,突然耳機中傳來了廠長的聲音。

“呵呵,應該不會吧,他們兩個人又沒在一個直播平臺,再說了,也沒聽說過這兩個人關系什么時候這么好了。”

聽完了廠長的話,邊笑著邊回復了廠長,因為是高端局,網速什么的自然都不用說,眾人并沒有等多久就讀取完畢進入了游戲。

快速的買過了裝備,習慣性的,劉毅先是掃了一眼對面家里,看他們有沒有一級團的打算,發現對面并沒有一級團打算之后,劉毅就直接操作著亞索上了線上。

而就在劉毅正在往線上趕的時候,對面的陸雪琪突然在聊天欄里邊發了一條所有人信息:

“大晚上的真是見鬼了,廠長和教主你們這種人還雙排,搞毛線呀,還要不要人活了。”

“呃,兄弟,我們好像被認出來了。”

廠長看到陸雪琪發的話之后,先是楞了一下,隨之笑了一下對劉毅說道。

“你妹的,你的ID是Clearlove,我的ID是Dfbb,一區還有別的王者是我們的名字嗎。”

笑著說了廠長一句之后,劉毅就隨便在所有人里邊打了一句話過去,接著就靜靜的呆在塔下等待兵線過來。

而在另一邊虎牙的直播間,陸雪琪剛剛進入讀取界面的時候。

“呀,我這一把排到洞主了,這一把贏的機率大了不少呀,哈哈。”

陸雪琪在看到己方隊友的ID都出現了的時候,赫然發現了己方的劍姬的ID是我在洞庭湖邊,之前同樣都是在YY的主播,陸雪琪自然知道這個ID是洞主的ID,而洞主的實力陸雪琪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會在看到洞主的時候,對著自己的觀眾們說這把贏的機率要大了的話。

而就在陸雪琪剛說完的瞬間,陸雪琪就愣住了,原因就是她看到了對面亞索和盲僧的ID:Clearlove跟Dfbb!

我去,有沒有搞錯!

在職業賽場上都能所向披靡的世界級打野廠長,還有到至今位置,都占領著英雄聯盟游戲客戶端的那個點擊量第一的亞索大魔王的視頻,里邊的主角不正是這個Dfbb嗎?!

就連自己也不止看了這個視頻一次,更是被里邊亞索完美的操作和神一樣的意識征服了自己,使得自己沒忍住去微博上搜索了斗魚教主這個人,當看到Dfbb這個人的微博個人簡介是韓服第一的時候,陸雪琪就徹底被震撼到了。

韓服第一!世界最強服務器韓服的王座居然被他坐著!要知道,就連國服一區的王者榜里邊自己最好的成績也只不過是前三十而已,前十根本就沒有希望,更不要說韓服的第一了!這要有多強大的個人實力才能夠登頂韓服!

所以,當看到對面的打野是廠長的時候陸雪琪本來還只是有些擔心,可在看到亞索的ID是Dfbb的時候,陸雪琪頓時就感覺到了一陣絕望。

進入了游戲的瞬間,陸雪琪就連忙在公屏中打字提醒自己的隊友,特別是皎月,告訴他們這局的危險性有多大。

可就在陸雪琪一句話還沒有敲完的時候,卻看到了洞主比自己還快一步的發了信息出來:

“對面的盲僧是廠長,亞索是教主,你們千萬小心,不要養起來他,養起來我們就可以20了。”

看到了洞主發的信息之后,陸雪琪也是連忙刪掉了要發的話,換成了好好發揮的話鼓勵了一下隊友,想到自己剛剛開直播打的第一把排位就是這種史詩級難度,陸雪琪帶著一股怨氣就打出了剛才的那句話。

而此時,雙方的兵線也終于交匯了進來,有著預判能力的劉毅,根本就沒有選擇一級點E,直接一級學了Q之后就朝著前方走去。

擁有著預判能力的劉毅,徹底讓對面原本有些不信邪的皎月明白了什么叫殘忍,亞索每次積攢出來的龍卷風,仿佛就像是定位了在自己身上一樣,無論是怎么躲避,都總能吹到自己的身上,仿佛就像是自己硬是沖上去接亞索風一樣!

并且自己的每一個Q技能,都能夠被對面那個亞索失之毫厘的躲過去,被亞索的風Q中了幾次之后,皎月的血量已經下滑的只剩下了半血,而亞索的護盾自己都沒能打掉!

“皎月你猥瑣點,他總不能塔下強殺你。”

此時看到了己方的皎月已經被慘無人道的消耗到了半血,而亞索的血量卻還是滿的的時候,陸雪琪不禁暗贊一聲亞索的實力好強之后,又給己方的皎月鼓氣加油。

而此時的皎月已經完全不敢走到小兵身邊補兵了,只能靠著Q技能來收取殘血的小兵。

呵呵,又是一個以為躲在塔下就能夠存活的人么,太天真了。

嘴角輕微的笑了笑,看著自己只差一個小兵就可以升2級了,劉毅就直接走向前去頂著皎月的一波傷害硬是再次消耗了一波皎月的血量,此時皎月的血量已經只剩下了四分之一,而劉毅的亞索的血量此時還有著大半。

劉毅盯著對面的皎月,經過了剛才的一波換血之后,自己已經完全能夠有資本在2級的時候強殺他了,算計了一下自己的血量能夠抗兩下塔而不死之后,看著即將來到自己身邊的第二波小兵,劉毅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決定了心中的計劃之后,劉毅就直接照著之前的樣子來做,讓皎月誤認為自己依然是想要用Q來消耗他,從而放松了警惕。

就是現在!

hasai!

讓自己升二級的小兵死去的一剎那,瞬間劉毅就點了E技能,看著在塔下的殘血皎月,劉毅瞬間出Q,一道鋒銳的劍芒瞬間刺在了皎月的身上,皎月的血量瞬間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臥槽,不好!”

看到自己的血量的一瞬間,操作著皎月的王者玩家就知道要出事,當下就想按出閃現向后逃去,可令他感到絕望的是。

對面的亞索Q中了自己的一瞬間,就瞬間接E到了皎月的身上,剎那間引燃掛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憑借著E技能結束的一瞬間在自己身上接了一記平A。

緊跟著,一秒鐘都還不到就做完了這些操作的劉毅,直接是一道閃現閃出了敵方的防御塔,防御塔此時的第二下攻擊也正好打在了亞索的身上,可是,早已經算計好一切的亞索此時的血量依然還有著五分之一左右!

而在亞索的背后,皎月直接被亞索的E技能之后緊跟著的一記平A加上引燃的一記灼燒,連引燃的第二下傷害都還沒有出來,皎月的血量就已經被清空!

“呃啊”

戰敗了的皎月無奈的發出了一聲悲號之后慢慢的躺倒在地。

FirstBlood!

Dfbb(疾風劍豪)擊殺了我為酥酥上王者(皎月女神)

“6666666,壯哉我教主,一區王者二級就單殺,還有誰!”

“我去剛才我眼都看花了,吊大的朋友告訴我一下剛才教主具體的連招。”

“先Q緊跟著E上去瞬間接上平A,最后一記引燃。不過兄弟我建議你不要模仿教主,畢竟你做不到教主的百發百中。”

“臥槽這尼瑪太無情了,這可是一區的王者啊,說殺就殺,就算是王者打白銀段也沒這么秀吧。”

“哇兄弟可以的,我三狼都還沒收掉你就已經拿一血了,很強勢。”

此時正在清理著三狼的廠長看到了劉毅又是2級就拿下了一血之后,馬上將視角切了過去,只見殘血的亞索正在站在防御塔下回城,廠長不禁夸贊道。

“皎月你搞什么,不是說讓你在塔下猥瑣發育了嗎?”

此時的洞主和陸雪琪看到剛剛才兩級就被單殺的皎月不由得有些無語,都打字問道。

“我的,我在塔下猥瑣一點,打野多來幫我。這個亞索太剛了。”

主動的給隊友表示過歉意之后,此時的皎月也已經復活,補充了兩瓶血藥做好持久戰的準備之后,皎月再次走到了線上。

湖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